月影王宫打工仔曜

沉迷做一条咸鱼

「灵师大人的M养成手册」第二回

⒉夜战
“蠢猪,还不起来。要装睡到什么时候!”纣王急切地呼唤声逼着我撑起身子,我打了个呵欠才问道:“怎么啦?”
“你听——算了,你这样的凡人是没有本王那么好的听力的,有脚步声靠近这栋屋子,并且至少有10只。”纣王不屑地甩开遮挡左眼的刘海说道。
“可是鬼谷子她们都不在,要逃跑吗?”我脱口而出。
“废话!不战而逃算得上真正的王者吗!?”
“诶…真的打得过——”剩下半句话硬生生让纣王给我瞪了回去,我们按照临时确定的作战计划兵分两路,纣王在正门迎敌吸引火力,我躲在屋顶的烟囱后边施法援助,黑漆漆的晚上敌人大概一时发现不了我这个“援军”。
屋外呼呼的吹着风,冰渣和沙砾不停地划过裸露的皮肤有些疼,在这样狂野的风雪里待久了像是要被打磨掉一层皮,虽然英雄的灵体特质让她们更容易痊愈伤口,我还是不禁担心纣王看起来细皮嫩肉的脸和手会不会疼。
“纣王……”我试着小声叫她,却被骂了回来。“别瞎叫唤添乱好不好!”
“来了!”纣王忽的压低了嗓子,双脚一前一后,身子前倾将重心摆低,逐风也握紧拳头浮在半空中蓄势待发。我连忙用术力在半空中画出几乎完成的3个火焰魔法符印,只待敌人靠近即可随时启动。
咻咻咻!什么东西迎面飞来,我连忙滚到一旁,烟囱被炸碎了半截,“没办法了,你已经暴露了,接下来要靠自己好好活命了!”纣王撇过头来说,逐风自行挡在她的面前弹开了紧接着的几发炸弹,看清楚敌人的法术属性后,我也随即展开了新的术式。
“雷鸣九重!”闪着电弧火花的雷电符印化为金龙召集来层层阴云,雷鸣声一起,闪电应声直劈大地,还照亮了附近,围过来的妖怪位置一览无遗。
“喔,还有这么厉害的招数嘛,灵师。”纣王一副赞赏的样子看着我。我双手合十做了个求饶的手势说道:“我的灵力不足所以雷电基本只能当闪光弹用,九道闪电之后敌人摆脱麻痹状态就要冲过来了!”
“窝囊废,还是本王来救你。”纣王勾起嘴角冲向敌人——一群山魈和猫容婆!“怎么能等你们安静地启动呢!逐风,上!燎日黑龙!!!”
夸张的出拳姿势后黑龙冲破地表,咬住山魈将它们大卸八块,凄厉的惨叫声一时不绝,纣王使出血影绝杀将黑龙漏下的两个山魈打的晕头转向,银丝乱舞,拳影百出,金光炫目,血的腥味和幻想中女孩子的体香交融包围了头脑,这就是帝王亲征的姿态,英勇、决断、高傲、可怖!——尽管是个女孩!岳飞所描述的至今令她无法忘怀的宋金战场也就是这么吸引人吧。在我痴迷于厮杀酣畅的战场中央的华美景象时,不觉危险已经袭来,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背后投射覆盖在自己的影子上,长长的大剑影子于头顶扬起,毫不犹豫的落下!
嗡的一声,偷袭我的山魈从空气消失无影,我连忙扭头看向纣王,果然从红色的传送阵里落出一只山魈。纣王一记重击将山魈重创,但突然出现的另一只漏网之鱼随即瞄准了她挥出巨剑,正前方又有一只猫容婆准备扔出炸弹,撕拉,纣王躲避不及左肩被砍中一剑。
“小心!”我使出冰冻法术将山魈和猫容婆暂时冻住,纣王趁机解决了濒死的那只山魈,然后再次打出血影绝杀一口气消灭了刚刚解冻的妖怪们。
“要紧吗?”我跳下房顶滚了两圈,冲到纣王身边问道,“对不起都是我大意了!”
纣王毫不在意地挥挥手,笑着说:“你也帮了我一次,扯平啦。”她肩上的伤口流出成股的鲜血,仔细瞧连骨头都看得见,我赶紧从衣服上撕下布条来做包扎,“这种时候...我却连个治愈术都不会!”我咬着牙小声说道,忽然,肩膀晃了两下,我以为是包扎用力过重了,又晃了两下,全身的重量都压到了我身上来——纣王紧闭着双眼倒下,任凭我怎么喊也喊不醒。
我用力抬起她,真的是重死了,明明是个女孩子怎么块头这么大啊!还有逐风也是,不听我的话连搭把手也不肯,这可是你主人好不好!我伸出手指在脖颈处探了探脉搏,微弱的像雨丝掠过,狐仙国边缘的此处离菌人村落太远了,替身没办法离开主人太远去传信,我看着不停涌出的血什么也做不了,“为什么不能通知华佗她们啊!混蛋!”我用力捶打着遍布砾石的地面,眼泪竟然一颗一颗地落在沙土上。
”不能放弃!我得把她带回去找华佗她们,不能总是依赖她们来救我!用疾行、用疾行把纣王带回去!”我背上纣王,口中念诵着疾行之术,这种强化“移动速度”的法术虽然低阶,但是考验了施术者的精神和身体的耐力,高强度的运动会给肌肉和骨骼造成极大负担,能撑到多远的路程我也说不准,其实也不必走完全程,只要赶到能使用替身移动到华佗她们那里去报信的距离就好了,我这么想着疾驰在回去的路上。
不一阵子天边越来越亮,看样子太阳要出来了,不安的焦急占据了心房。
而疾行术的负担让我始料未及,才走过预计路程的二分之一我就扛不住了,汗水暴雨般泻下,骨头也软趴趴的,可以想象大量乳酸在肌肉中堆积,可恶,就因为我是个半吊子灵师,治愈术不会御风术不会传音术也不会才会让纣王陷入危险。“要是纣王因为耽误了治疗出了什么意外我就——”
“就怎样啊?”
“呜哇哇哇啊!让开!”
一团毛茸茸的白色生物突然从路边窜出来吓了我一大跳,我小心着不伤到背上的纣王边踩下了急刹。
“你这家伙!干嘛突然挡在人面前?!让人受伤了怎么办!”
白色生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才看清楚原来是只小狐狸,可是尾巴——好大一堆尾巴!一、二、三、四……“不用数了,九条尾巴哟。你好,我是九月,受委托前来山海界执行任务的。”自报家门的狐狸走到我跟前来,我退了两步,说道:“和我有什么关系,既然是妖怪就离我远点。”
“非也非也,我可不是吃人挖心的狐狸,而是‘为人民服务’的劳动者。你背上的大块头就是我的委托对象啦,啊呀呀,看起来伤的不轻啊,不良少女吗?和阿婆说的完全不一样啊!”九月伸出手想要碰纣王,我理所当然的不让她靠近。“别那么小气嘛,我可以帮你忙的,我可是会治愈术的哟。”
听到这3个字,我不由得放松了口气,“你...真能?”九月摇了摇孔雀开屏般的尾巴嘿嘿嘿笑。
她念了两句咒语,从尾巴下面掏出一袋薯片...“你还有可乐吗?”我皱着眉头问道,九月毫不在乎我的嘲讽,把半袋薯片塞进了纣王口腔中,“喂你下手轻点,她都昏过去了还怎么吃东西!怎么做治得好……”薯片并没有真正经纣王以常规意义的牙齿碾磨咀嚼后进入消化道,而是化作一小撮金光咻的钻进了食道。“这可是是我的独家秘方!”九月自豪地说。
“最好是这样,要是对她有什么伤害我可饶不了你。”我一边等待纣王的伤势好转,一边发出威胁的信号。
“如果你知道我是谁大概就不会这么无理啦~”
我被吊起了好奇心。
“重新介绍一下,我叫九月,是只勤劳的九尾狐,我的委托人——阿婆,就是妲己。”九月摇着尾巴,我第一次觉得狐狸的笑容是那样吓人,虚汗自鬓角冒出,她摇了摇不知从哪里抓出来的青蓝色狐形玉佩。

♂   _这次的重心偏向了三角恋,如果没人看出来的话我还需要磨炼一阵子……下一回写了一半,第四回怎么展开呢,苦恼。纣王同好请务必找我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