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王宫打工仔曜

沉迷做一条咸鱼

赫安cp「黎明之前」㈠

Ⅰ变故

医院厚厚的蓝色玻璃外墙上水流不息,唛尔德(Maerd)城已经下了整整两天雨了,据天气预报说是受了两股强劲气流冲突的影响,雨幕中高楼的灯光黯淡的仿佛随时都会被浇熄。
“恭喜您,会长。您刚刚喜获一位小公子。”女医生从产房里走了出来,衷心地笑着对门外那个被多名黑衣保镖簇拥着的年轻的父亲说道。
“现在可以进去看他吗?”会长迫不及待地说。
“当然可以。只是不要太激动了,您的妻子还需要休息。”
会长在门口转来转去几个来回之后,总算是跨进了产房的门,一个不识相的保镖跟在他脚后面,被他用冷冷的眼神扫了一遍,其他人中年纪稍大的小头目一样的男人连忙喝斥他:“蠢货!会长看孩子是你也配跟着的吗!”
会长也没再说什么,也许是心情正好,来到妻子身边,年轻的护士首先把襁褓里的婴孩抱给他看,会长先是皱皱眉毛,露出惊讶和谨慎的神色,然后用食指缓缓地点了一下他认为有些丑的婴儿的额头,“这真是我儿子?”他怀疑和有些遗憾地说道。的确现在看来他和婴儿长得完全不像——会长可是个身材高大、天生一头紫色瀑布似的头发、浅蓝的一对眼睛能让每个被注视的女人都神魂颠倒的迷人男性。小护士笑了笑,熟练地解释道:“每个小孩刚出生的时候都是这样,脸又尖又长像只小猴子,过两天你就能看出来他和您是不是长得一样好看啦。”
会长的妻子虚弱笑着地对他说:“你有好好给我们的儿子取个名字吗?”
“啊,太忙了就忘了。”
“怎么这种事你也……”妻子有些生气地说。
“骗你的,怎么可能会忘呢?这可是我的宝贝儿子。”会长狡猾地一笑,妻子无奈地看着他,而会长已经把视线转回了孩子脸上,他宠溺地对孩子微笑着,“他是我的继承人,是月影社团的继承人,是这座城市的继承人,一定要用最好的珍宝给我的儿子命名!他就叫——”

「十八年后」
灰蒙蒙的夜色里,环城公路上静悄悄的,只听得到星星眨眼睛打哈欠和汽车轧过沥青路的声音。呲——好端端地行驶着的面包货车突然一个急刹,坐在货车副驾驶上的男孩条件反射般把手伸向腰间的手枪。
这辆货车可不一般,外表伪装成一辆运送面包的车子,里面却载着神响帮会最新研制的兴奋类药物,正准备送往唛尔德郊外的工厂做人体试验,如果药物开发成功了就能占领唛尔德全市的毒品市场。可要是货物出了什么岔子……男孩不敢再想,车手朝他努了努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对方是什么意图。
货车停在了一辆斜着着截断了公路的黑色越野车前边,这头钢铁巨兽的引擎还在低吼,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长发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男孩注意到,车灯直射下过分耀眼的白色西装上有一大块暗红色斑迹,不安的情绪笼罩在他心上。
“别紧张,我是来和你们谈交易的,拿枪指人多没礼貌啊,都是讲礼貌的人不是吗?”一头珊瑚紫长发的男子一开口,声音竟然出奇的稚嫩,听起来充满了诚意,就像个不经世事的高中男生,男孩想到自己在帮会里也被当成17岁的小屁孩,并没有什么资格嘲笑对方。
“你是什么人?我们没有交易可谈!”面包货车车手左手持一把柯尔特,枪口对准了路中央的男子,男孩也照着他用同样的手枪瞄准不速之客。他们所属的神响社团作为唛尔德最大的毒帮,在运货途中偶尔会被同样是老牌黑帮的月影找麻烦,尤其是近两年月影不再只专心军火交易,打起了和神响争饼的算盘。
“交易对你们绝对有好处,我数十个数,你们扔掉手上的枪从车里下来,然后走回家去。要不然我就杀了你们。”男人用诚恳地语气建议道。
“月影的小子是吧?嘴上的毛都还没长齐就敢来找我们神响的麻烦了吗?趁我还没打算动手赶紧滚蛋!”司机晃了晃枪口威胁道。
男孩若不是亲眼看到这个男子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和镇定自若的神态,绝对相信这只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而紫发的表现明显是个精于杀人越货此道的老手,说起话不紧不慢,像是裁定一切的地狱判官。
“那么你们神响是不肯把这批货交给我喽?”男子站在蛮横的黑色越野车前边,查看了一下腕表,男孩也跟着瞥了一眼车里的电子表,亮起的红色数字显示是十一点五分,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许月影给了他完成劫货任务的时间期限。
男子又再次抬起头,没有一点让开的意思,他手里没有武器,却能让男孩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那是种缓缓地从地缝里腾起,无孔不入,暗暗包围敌人,时机一到就如地雷般爆炸的滚烫气息。车手判定必须立刻消除这个威胁,副驾驶座上的男孩也是同样,两道枪声同时响起。
砰、砰!火光在黑暗中一瞬即逝,照亮了挂着微笑的年轻脸庞。
“你拿走……这货,不会有好下场的!”车手痛苦地从牙缝里挤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砰!
“好了,把货拿走。”紫发西装男边把手枪别回腰间,边向车上的人发号施令。
男孩左边胸口中了一枪,他瘫在座椅上,斜着眼迎向正往货车走来的月影成员,凉气直钻进伤口,温热的血又不停往外流,源源不断的疼痛麻痹了他的左手,他不敢开枪,这么做无异于自杀。月影成员看了他一眼,把车门拉开。
“你们做出了非常正确的判断,就算下车了我也不会放过你们。可惜动作太慢了,没能先发制人。”他对着面包车自言自语道,然后背过身去。
越野车后座原来还有一个人,此时他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我的儿子!赫克图莱,干得漂亮!要是我的手下都能像你一样能干,还愁月影打不垮神响吗?”
“会长!少爷!车里还有个活口!”还没等赫克图莱开口说话,抓住男孩越野车司机大声喊起来。
“叫什么叫,把他带过来——”赫克图莱不太高兴地回道。
“直接结果他吧?”司机按照吩咐把男孩揪到了赫克图莱面前。
“不,把他交给我来处理,可以吧?父亲。”赫克图莱微笑着请求道,他弯下腰在男孩耳边轻声语道,“你的眼睛很好看呢,有点浅褐色,打着光看又像是透明的黄色,就像琥珀一样。”
男孩闻到一股有别于鲜血腥气的醇香正从赫克图莱身上散发出来,再一看原来他衣服上的红色污渍是红酒酒渍。此时这个男人吐出的带着酒精气味的每一句话,在男孩耳里都像是毒蛇在发出来的嘶嘶音。
“这身板实在是太瘦了吧,你们神响的员工待遇这么差?喂,你多大年纪了?看起来只有十五岁。”
“你想怎样都行。现在赶紧把那些货带走才是最重要的。”坐在车里的会长用教训的口气说道。
“是,你,快开车!”赫克图莱依旧饶有兴味地盯着男孩看,像是在欣赏一件古代瓷器,男孩心里毛毛的,连忙别过脸去。
赫克图莱押着男孩回到车边,等司机坐进车子之后,手伸到背后拔出刚才用来射杀两名神响成员的手枪。砰,司机一声闷哼后失去了意识,子弹留在了他的脑袋里。赫克图莱迅速移动枪口指着后座上的会长。
“放轻松,父亲。你今天,无论如何也只能死在这里了,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也许你都不记得了吧今天也是母亲的忌日,十八年前她生下我不久就过世了,你也在这天活够了岂不正好?”赫克图莱装出一副“为你好”的表情说道。
“她的死和我没有——”
“不不不,你别误会了,我可不是为了一出生就死掉的完全没有印象的母亲才在这里用枪对着你,你想想,在一天里可以庆祝自己的生日和父母的忌日,多么难道美妙的巧合啊,不是吗?”
“为什么这么做?我可是——”
“是父亲,你想这么说吗?那么很抱歉,父亲,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最爱的月影。”赫克图莱慢慢活动着扳机上的食指,脚步挪到司机的尸体旁边,他把司机的配枪搜了出来,拉动枪膛发出咔嚓的一声,赫克图莱换用这把枪来瞄准会长,“你已经老了,没办法跟上我的脚步了,我不能让你拖累了我——还有这个月影,接下来的事交给我来负责就好了,我会完成你的事业的。我真是开心啊,我真是等不及要——”
会长愣了两秒,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了,不愧是我的——”
砰、砰砰!
会长背靠着座椅,低下了头颅,月光流银中他挤出一个微笑,嘴唇动了动。
“吓到了吗?小子。”赫克图莱敲了下男孩的头,男孩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他不是在害怕赫克图莱会杀了自己,而是想起了留在孤儿院的妹妹,她还不知道哥哥身在什么处境之中,如果自己就这样消失掉,她会怎么想呢。如果以后没有自己照顾她,会不会被其他孩子欺负。
不过也许并没有必要担心性命,因为看起来赫克图莱现在心情非常好,他甚至哼起了Train 的那首《50 ways to say goodbye》。
“小子,只要你听我的话就能活下来,不然你的下场就和车里的人一样。你要想活着就只能留在我身边,恪守永远不能背叛我的条件,知道吗?绝对、不能背叛我。”赫克图莱再次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说道,男孩空洞的眼里看不到任何反抗的迹象,他唯一的反应是点了点头,赫克图莱满意地笑了,“你去坐副驾驶,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他想了想,又走到面包货车面前,把神响司机的左轮手枪拿过来朝越野车挡风玻璃连续射击四下,再对着自己的右肩开了一枪,“啧。”赫克图莱砸着嘴回到越野车上,把驾驶座上的月影车手尸体扔到沥青路面上,男孩看见赫克图莱的肩头被鲜血泡成一大片潮湿的深红,,车上浓烈的血腥味让他终于忍不住发出肺痨病人一样的干呕声,赫克图莱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启动了等待多时的黑色坐骑。
回到月影帮会明面上经营的位于城区边缘的矿产开发公司大楼,在归途中通知好的帮会各大元老级人物都已经在会议室等着赫克图莱了,赫克图莱吩咐一个手下把男孩带去休息,脱下血迹斑斑的白色外套,直接走进了会议室在房间中央的方形长桌的主席位子坐下,皮鞋在冰凉的地砖上踏得沉闷而急切,私人医生跟在他后面进去,赫克图莱叫医生在自己开会的同时治伤。
“赫克图莱少爷!您的伤势……”几个坐得离他远的老人关心道。
“我的伤不碍事,事情的经过你们都知道了,今晚本应该是我和会长轻松劫下神响准备运往工厂一车新型毒品,我受了点伤依然干掉了对方两个人,却没有料到自己人会放冷箭,那个车手先是杀了毫无防备的父亲!又接着偷袭我,还好我反应快才逃过一劫。”
“我已经派人去‘接’那个叛徒的家人了,必须得让他和他的家人给会长陪葬!”一脸青黑的中年男子捏紧拳头打在乌木桌面上。
“真的是手下人临时起了贼心还是某些人心里有鬼?”一位到刚才为止都一声不吭坐在末尾的五旬老人突然瓮声瓮气地说道,“一车货就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足以让一个效忠帮会多年的手下冒着家人被杀、自己被两个帮会追杀的风险杀死掌管月影的会长大人!?”
“你这话是不是太过分了!”另一位挨着赫克图莱的长老反驳道,“难不成你想对会长的儿子、月影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有什么怀疑吗?谁还有这种心思的,都说出来!”
“嘁,我可没这么说。”刚刚还暗着质疑赫克图莱的老人别过脸去。
“够了!父亲的意外令我很悲痛,今天就到此为止,警察那边拜托叔叔们对付了,我还要回家告知小弟这个噩耗。”医生熟练地缝合好伤口,敷上药,赫克图莱看了一眼伤口疲倦地说道:“月影会长出事的消息怕是锁不住的,要吩咐下去,全体成员提高警惕,盯住神响!不要让家父的遗骨还没入土就被仇人打搅了!”

手表的时针落在了数字“3”和“4”之间,赫克图莱坐在自家别墅门前的大理石台阶上,他抬头瞅了瞅,客厅的窗帘全都拉上,未合上的缝隙中泻出淡黄色的灯光。弟弟一定从学校回家之后等很久了也没有睡,他想。
这时候四周都静得可怕,连蛐蛐也不吭一声,赫克图莱盯着头顶的星空发呆,感觉一簇簇的朦胧星群都在越来越快地转圈,他闭上干涩的眼睛,思考着接下来得走的棋。
赫克图莱一想起会议室里犹犹豫豫地将目光投射在搅场的老前辈身上的一部分与会者,就不由得皱起眉毛,尽管他明晓自己没有任何嫌疑,任何杀了月影会长的嫌疑。自己是父亲的大儿子,一直深受喜爱,父亲也早就跟所有人表明自己是会长一职的接班人,亦没有人怀疑自己是否有这份才能统领月影,这样的自己,有什么动机谋害亲生父亲呢?
毒蛇一样的微笑攀上嘴角。
——但是啊,只要一想起那些不确定的眼神,就有一个声音在大脑里循环播放,“清除,清除,清除一切可能成为的绊脚石!”
“哥!”弟弟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还不睡啊,这都几点了。”下意识地避开了应该说出口的话题,赫克图莱温柔地伸出手摸了摸正在台阶上坐好的小弟的脑袋。
“你不也才回来?”艾柯莫利低着头说。
“抱歉,出了点意外,没能在十二点之前回家。”
“没有什么要说给我听的吗?”艾柯莫利仍没有抬头。
赫克图莱一怔,缓了缓说道:“你也是个大孩子了,你比我那时候聪明的多了。”
他伸长了手指向群星璀璨的夜空:“还记得小时候在沙漠边上露营吗?那颗是北极星,我说,我以后会做那颗最闪耀的星星,这样无论你身处怎样的黑暗中,抬头就能看到我,知道我也一直在看着你、守护你。”
“嗯,嗯呐。”
“我爱你,弟弟。所以这份誓言永远也不会变。就算只有我们兄弟两人,也能在这个世界上好好地活下去。”赫克图莱转身搂过比自己瘦弱矮小许多的弟弟,把最温暖的胸膛留给他,让他聆听自己潮汐一般有力的心跳。
这绝非谎言或者夸大之词,即使不能成为光芒万丈的北极星,我也要作为那颗最凶残的美杜莎之星永远保护你!
“我相信你哟。回家吧,哥,我还给你准备了十八岁生日礼物呢。”
“我弟弟准备的一定是份最可爱的礼物!”
“我都十三岁了别用可爱这种形容词啦!快上楼,你看了就知道了。”
“好好好,遵命……”

不久,月影会长葬礼一结束,赫克图莱就理所当然地继任月影帮会会长之职,老冤家神响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动作。唛尔德的命运转盘从赫克图莱出生的那一刻就已为他缓缓转动了,就如赫克图莱的父亲在他一出生的时候预言的一样,赫克图莱将要踏上征服这座城市的荆棘恶途,这是他的选择,他的期望,他的命运。

勇者曜有话说:我尽量的不ooc角色了,小学生文笔还请饶过我。这次的陛下还是太正经了,我下一节会让他回归常态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于枪械什么的一点不熟,要是之后有纰漏请指正,对于黑帮的描写大概是港片看多了的产物。能够写黑道设定的赫安艾三人组真是太棒了!之后还会有警察设定的盖布上线,女性组由伊特诺和维维担当。如果我够勤快本文会有三个不同结局,还会有专属结局神秘角色,你猜是谁。

评论(1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