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王宫打工仔曜

沉迷做一条咸鱼

人鱼史雷×捕鱼王米库里欧(下)

(下)

啊,肚子好饿,这条鱼怎么还不醒过来啊!毫发未伤地躺在渔船上睡大觉也行吗?!
我在甲板上坐到天快黑了,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真是的!我要吃饭了!”
我从装满和人鱼一起捞上来的小鱼的水桶里挑出两条银背红斑鱼,把船舱里的烧烤架搬出来,木炭一燃就在甲板上烤起了露天烧烤。灰白的烟子近乎笔直地飘上天空,黄昏时分的天空中有许多鱼鳞形状的云团,头顶橘红色、暗金色和灰蓝色的颜料块细细地涂抹装点着天空,我想晚上起不了大风,用不着夜里赶回大陆,在海上休息一晚也无妨。
蒜末、葱花和酱油抹在粉色的鱼肉上,火一滋就散发出浓浓的香气。
“啊,真不愧是全村料理第一的人!”我吸着鱼肉的馨香衷心地表扬自己的厨艺。
铮!我仿佛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我觉得有道光从侧面射过来,于是转过头——
刚刚还昏迷不醒的人鱼突地坐起来,双眼圆圆地睁着,死死盯住我这边。幽绿色的瞳孔像在发光,我吞了口唾沫,右脚悄悄往后挪了一步,终于要和它在陆地上决战了吗?!
“吃、吃的、鱼……”野兽般的气息一下子灰飞烟灭,人鱼根本就没有看着我!
“你……你吃鱼吗?”我尝试着问他。
“当然吃!我在海里每天都吃好多好多鱼!”人鱼觉察到我抱持的好意,用相当熟练的人类语言回答道,顺带点了头,除了没穿衣服,他和我看上去完全没什么区别嘛,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捉到的是什么玩意儿了!传说怎么什么东西都不讲清楚啊!
最后我让人鱼穿好我带上船的衣服,等我烤完晚餐。

“嗷呜嗷呜……”在我谨慎地注视下,人鱼抱着我烤的两条鱼其中一条大的狼吞虎咽起来,边嚼还边露出幸福的笑容,如果他现在有尾巴的话一定会像狗狗一样摇晃吧。等等,狗、狗啊!我被自己的臆想吓得背心直冒冷汗,赶紧悄悄地把视线挪开。以后可千万不能这么想了,我告诫自己。
“那个……”人鱼把吃剩的鱼骨架一丢,面露难色地看着我手上的大半条鱼。
“你还没吃饱啊?那给你吃吧,我不饿。”我尽力表现出温柔的眼神,把晚饭递给了他,看起来人鱼还有点傻,要是对他好点或许就能从他口中套出其他人鱼的下落了。
“谢谢你!嗷呜呜呜。我叫史雷!恩人你叫什么名字?”又是几口就解决了烤鱼,名叫史雷的人鱼满足地舔了舔手指,朝我感激地笑道。
“恩……人吗?我叫米库里欧,你好,史雷。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本来是要来这座小岛砍木头做一辆小推车的,谁知道刚一接近岛就被一群小鱼围住了,紧接着就被网套起来……”
“啊!我知道了!那个是我在打渔啦,没想到把你打上来了,把你弄得这么惨真是很抱歉!!”我合掌举过头顶弯腰道歉,史雷连忙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这件事,反倒向我道谢,“给了我这么好吃的鱼太感谢你了!”
“你在海里面还有家人或者朋友吗?这么久没看见你他们会不会担心啊?”我试探道。
“不,我很少在这片海水见过其他人鱼,我也没有家人朋友。”史雷挠挠棕色的头发。
“一直都是一个人?”我吃惊地问他,这样我的计划就不能实现了。
“嗯!”
看来只能活捉这条人鱼回村子里,这样我就是第一个捉到活人鱼的捕鱼王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战斗,也为了完好无损地带回去人鱼,接下来得好好接近他,引诱他乖乖随我走才行。
“史雷,人鱼都能像你这样把尾巴变成双腿吗?说实话,看到你变出腿的时候简直吓了一大跳,我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因为人鱼很难见到的缘故人类都是通过各种各样不靠谱的传言来了解人鱼的,有很多误解呢。”
“啊……这个应该是人鱼都会的,反正我是从小就能这样。米库里欧知道的人鱼是什么样子的?”史雷好奇地凑过来挨着我坐,已经完全信任我了。
“人鱼都很漂亮,然后游泳比鲨鱼还要快,眼泪会变成珍珠,鳞片可以治愈疾病,歌声会迷惑水手之类的——”
没等我说完,史雷就捶着我的背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人类、还真是、哈哈哈想象力丰富啊!”
……真的是这样吗?
“就拿唱歌来说吧,我唱歌的话会把附近的所有鱼都吓跑啊!除了虾子和螃蟹这两个聋子哈哈哈,这样怎么去迷惑水手?”
“有这么难听?”
史雷摆出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挺起胸膛,“不信吧?我现在就唱给你听!”
“诶、这个倒不用、呃啊啊啊啊啊!”
尽管我都说了不用,但史雷一点也没有听进去,怎么说看他唱歌的陶醉表情应该很喜欢唱歌的样子,但是!真的很难听啊!人鱼的美妙歌喉果然还是不靠谱的传说啊!跑调的极富穿透力的声波在我的大脑里层层反弹,把所有意识打成了一团糨糊。
“我知道了史雷!拜托你不要再唱了!!”我几乎要跪着求他放过自己,还好史雷及时停下了唱歌。
我晕晕乎乎地站起来,感觉站都站不稳,随时会失去身体平衡倒向三百六十度中的任意一个方向。“啧,怎么那么头晕啊?”
“米库里欧!那个、好像要起风暴了!”
什么?!我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努力看着天空,只见厚厚的乌云将月亮完全藏起来了,昏暗的视野里,海上吹来数个小型龙卷风,船体被凶猛的波涛打得东倒西歪,狂风像是要刮走一切海上的东西一样霸道地咆哮。咸涩的水滴雨一般地被风吹到脸上,巨浪向船上灌着海水,没多久我的全身都湿透了。
“把船开到小岛边上!上岸!”我冷静地指挥史雷帮忙,赶在渔船被风浪掀翻之前去到岛上逃命。
船头斜着指向一大片清晰可见的沙滩,风折断了主桅杆,然后一个浪头打过来,已经失去平衡且漏水严重的船撞在了凸出海面的礁石上,粉身碎骨,我来不及做出反应便随着一声又一声巨响淹没在冰冷的海水中。

意识是在渐渐窒息中休眠的,我好像做了个有点长的梦,满目的近似漆黑的深蓝色,但我能感觉到周围的一切不断向后流动,我被什么东西拉着向前,四肢飘浮,就像脱离了引力。
****
****、醒醒!
好像听得到有人在呼喊什么,声音如同隔着一层泡沫屏障再传进耳朵,我拼命想要回应那个声音、拼命地睁开眼睛。
胸腔一次次被按压,嘴唇上传来冰凉的触感,空气不断被吹入肺里。“咳咳咳、咳——”我忍不住吐出一大口海水,然后偏着脑袋边咳嗽边呛出更多积在肺里的水。
“太好了!你没事吧米库里欧!?”绿色的大眼睛中闪着关切和焦急的光点。史雷半身已经变回了鱼尾泡在海水里,是他把我从沉船里救出来的吗。
“史雷!果然你!”我承受着肺里的痛苦,同时更痛苦的还有刚刚建立起来的认知被打破的痛苦,果然我不该相信你,你还是带来灾害的妖族!
“不要动,你身边的海水里很多血。你那里受伤了?”史雷并未注意到我话里的异样,低头认真地查找我身上的伤口。
“血从小腿上流出来的,有了!四个紫黑色的创口——是海女咬了你!该死!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史雷惊呼道。海女,是什么?史雷看着我的眼睛解释道:“海女是人鱼的天敌,她们也是人身鱼尾,但不能上岸。海女的头发是一条毒蛇,捕食时毒蛇会脱离她的头咬伤猎物,毒液会使猎物流血不止最终变成她的美餐,遇到我们人鱼时,海女就会放出所有的毒蛇将人鱼活活缠咬致死!”
“那我……”听完史雷的话我心底生出一个黑洞,洞里释放出一只只名为绝望的妖怪,我就要这么死于不知名的怪物嘴下了,没有人会知道我怎么死掉的。
“你在做什么?!”我诧异地看着史雷,他捡起一块残缺的贝壳,拿锋利的豁口对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划下去,鲜血顿时涌出来滚落在沙子上。史雷把血流浇在我的伤口上冲洗,疼痛迅速减少了,血也不再流出。
“人鱼的血可以暂时缓解毒液的毒性,现在血止住了,但是第二天早上太阳一出来就会人鱼血失效,我马上去给你找解药,待在海滩上等我,很快就回来。”史雷严肃地说,转身游进了进了海水,我叫住他,“解药是什么?”
“海女头上的海蛇的血!”鱼尾银光一闪消失在远处的海面上。
海蛇的血……史雷你、为了我去找海女战斗吗?!海女不是你的天敌吗?!你个蠢货!
“给我……回来啊!”
寒冷刺骨的海水拍打在我腿上,我拖着完全麻痹了的左腿往海里爬了两步,最后无力地趴在了浅浅的水中,眼睛里引起酸痛的液体一流出来就混进了海水,悲伤的证据消失得无影无踪,海上没有一丝动静,风暴不知什么时候也消失了,一切静的可怕,我深深地恐惧着这样的寂静会一直持续下去。

“嗯……”金色的光芒搔弄着双眼弄醒了我,睁眼醒来时身处的海滩上潮水已经退去,可以清楚地看见四周堆积着船只残骸和大小不一的岩石,峭壁上方长满挺拔粗壮的树木。
“史雷,史雷呢?还没有回来吗?”我看着海面自言自语,事实上从小腿上不停流出的鲜血来看史雷并没有回来,或者说“没能从海里回来”,我平静地接受了这个局面,大概是由于自己也活不久了所以能稍微原谅自己一点吧。
但是,为什么仍然还是流泪了?明明心跳都不再乱了节奏,呼吸也不再急促,精神没有一点紧张了,为什么却还是不停分泌出泪液?
“史雷你这个傻瓜,知不知道为一个人类丢掉性命有多蠢?我一开始就是想要把你捉起来,用你换取一个可笑的荣誉,但是你一点都没有怀疑我,还拼命拯救我!我那么自私就是死掉也没关系,现在连你都……这算什么啊?!混蛋!你给我回来啊!回来啊史雷!呜呜呜呜呜……蠢货史雷!”我闭上眼睛,对着金光闪烁的大海喊着、哭着,积蓄在胸腔里一整晚的情感此时全部迸发出来了。
“我说,你一个人在那里叫什么啊?我还没死呢。”虚弱的青年声音突然响起,史雷好好的游到不远处的岸边,在阳光的照射下迈着腿脚走向我。
“你还活着?太好了!”看见他我简直狂喜得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心情,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眼泪更加喷涌而出。
“好啦好啦,知道你看到我很高兴,还是先解毒吧。”我才注意到史雷手里还拎着什么东西,.待他靠近我面前我才看清楚——那是半条海蛇,青铜色的鳞片还在闪闪发光,海蛇头部保持着张开血盆大口的动作,又尖又长的上下两对毒牙一览无遗。“嘻嘻,对我史雷来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不就是几条小海蛇嘛。”
我高悬的心终于完全落了下来,轻轻推了把正在从海蛇身体断面挤出芥末绿色血汁的他,“嘁,得意什么,还不是花了那么多时间!”
史雷埋着头处理伤口,我发现他的脸上、背上、手臂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淤伤和擦伤。我试着提起手轻轻碰触肿胀的伤口附近,史雷吃了一惊,脊背微微颤抖。“很疼吧?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听到了,是挺疼的。”史雷没有抬头看我。
“后悔救了我吗?”我试图笑一笑轻松地说出这句话,传达进自己耳朵的声音却充满着不自然的造作感。
“嗯,刚刚听到的时候有一瞬间后悔了哟。”史雷停下手上的动作,把海蛇尸体丢到一边,我能感觉到伤口正在很快的恢复健康,“而且还很生气,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我避开史雷的目光,不敢看那里面包含的愤怒和责难。
“可是我走近了之后看见米库里欧那副哭的不成样子的表情啊,那副惊讶、高兴、放心的表情啊,就生气不了了。”史雷伸出手捧住我的脸,逼着我看他的双眼,“我拿爱哭的人真的是没办法。所以,自责啊内疚啊你怎样想都好,要使劲哭的话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只有一件事——”
史雷的脸庞和我越挨越近,祖母绿的眼睛坚定不移地直视着我,传达给我快要溢出来的渴求,“只有一件事——”,声音在脑海里盘旋,不用他说完也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扬起嘴角,然后朝着人鱼冰凉的双唇贴了上去。

“跟我回去吧?史雷。”在岛上生火烤鱼和等待村里人来救援的时间里,我对史雷说。
“回哪去?”
“我生长的村子。我想告诉大家,真正的人鱼是什么样子,我想让人们的看法被纠正过来。同时……我也想和史雷在一起!”我毫不保留地展示着自己的内心。史雷先是一怔,随即露出了比火焰还要明亮温暖的笑容。
“我饭量很大你不介意吗?”
“不介意。我有钱。”
“每天都要吃烤鱼不介意?”
“不介意,我来烤多少都可以。”
“唱歌难听也不介意?”
“不介意。只要没有再招来龙卷风就行。”
“啊,说起来那个大概是我唱歌的声音太大了吵到哪块礁石上的风兽睡觉了吧。那家伙就是小气。”
“史雷,这海里到底有多少奇奇怪怪的生物啊?!”我忍不住吐槽了。
“这个嘛……”

∑阿曜:说到这篇辣眼睛的文,我最好奇的地方是史雷到底什么时候穿了裤子什么时候没穿,设定bug如此(摊手)
( ̄ε(# ̄)

评论(2)

热度(12)